听TED——社会媒体改变历史变化中的媒体前景

向大家推荐一个TED演讲。 是素有网络效应的预测先知之称的Clay Shirky所做的十五分钟分享——社会媒体改变历史变化中的媒体前景。

在十五分钟里,Shirky列举了三个事例。第一个是2008年美国总统选举时采用了视频录像选举。选民们可以拍下选举时的实况,发送到一个统一的核心,这样所有人就可以实时掌握在各个地方的选举情况。避免了选举时出现的不公正现象。Shirky评价视频录像选举实现了公民观察监督与个体公民选举的很好结合。提现了选举权利的神圣性。

第二个事例是同年四川汶川地震。人们是最先通过网络即时聊天工具QQ,发布了地震的消息、图片以及影像。让全中国乃至全世界, 知道了这个惨痛的自然灾害。使得救援工作能够即时展开。而同时BBC也是第一时间从推特知道这个消息,这比美国地震局还要早。同样,利用网络,在灾难发生后半天,捐款网站出现,大批捐款开始有序的被收集。

第三个事例是有关美国总统奥巴马的选举之路。奥巴马利用My Barak Obama.com,myBO.com,很快召集了大批支持者。不得不说这对于最终奥巴马赢得选举是有多么大的推动作用。

无疑,在现在这样一个社会里,媒体的技术层面已经退居次席,而其具有的社会层面才是媒体更加应该注意和发展的。现今的媒体社会化越来越明显和扩大。其中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就是,媒体的表达能力的巨大增强。

Shirky在演讲中简明的向我们介绍了,过去500年媒体经历至少四个阶段。

第一个是出版媒介。它实现了可携带油墨创新的整合,使出版获得了可行性。

此后一百多年,会话式媒介——电报、电话出现了。它们实现了慢文本输入会话到即 时的语言会话的飞跃。
距今150年以前出现了照片、录制声音和电影,所有都转变为有形实体的编码,成为媒体成长变革的第三个阶段。
100年前,电磁光谱的应用,录影机,电视机开始实现传播声音视图。
以上完成了20世纪的媒体前景。
显然,这样一个变革过程还是没有解决交谈会话与群体组织之间的矛盾。
如今科技迅速发展,一张好似孔雀开屏占了挡风玻 璃的图——Bill Cheswick的网络图,形象了说明了现如今人与人之间实现交流会话的特征。由此可见,网络成为了媒体的第一个自然生成组织。不同于电话的一对一,杂志电视广播的一对多,网络实现了许多对许多的交流会话要求。

网络让媒体支持对话,是现代媒体发展最大的变化。媒体数字化,网络变成所有媒体传递的媒介。所有其他媒体都可以转到网络,意味着每个媒介和每个媒介之间紧紧联系,聚到一起,互相交流。

Shirky还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那就是角色的转换。依靠网络或其他新媒体,消费者同时也可以是生产者,同样受众也可以是传播者。简单来说,只要拥有相同的设备,手机或是计算机。只要按对按钮,手机也可以变广播。这就实现了被动接受到主动传播的巨大改变。

Shirky还指出媒体的发展趋势正往社会化,无处不在和越来越便宜发展。当消费者变成生成者,公众可直接和另一个公众交流。网络的复杂化将会是是参与者数量的平方。同样,信息的传播数量和速度也会相应增长。

Shirky同样表示大众消费由专业形成的媒体的时代将一去不复返 。我们正处于绿色信息年代,享受来源免费的信息内容 。总而言之,传统意义上专业广播人报道给业余大众的观点迅速悄然而逝。新媒体必将顺应得到发展。

无疑,现在中国的网络不能让人完全满意。但是我们依然要期待形成一种成熟使用媒体的体系。毕竟媒体全球化,社会化,无处不在的趋势势不可挡。

PS:经历了煎熬的考研一年,我终于明白,当我们付诸努力,但最终收获的不是自己想要的时候,生活就不会那么快乐。既然都要努力,都要付出。我何不为我喜欢的花儿浇水,松土和施肥。虽然学习的是自动化专业,但是,我的心中仍然放不下的是我一直向往和感兴趣的媒体梦。二十二岁绝对不算老,那年轻的时候,就让我为想做的,重新努力试一次。就算失败,老了也不会后悔。

附TED演讲视频:克莱舍基——社会媒体改变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