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题有乐趣

这本应该是17号的日记的,研究地太起劲了,过了12点,就成了18日了。

提到做题,我吐了。刚考完研,做了大半年的题,数学、英语、自控,各种各样、千奇百怪。要说做了这么多的题,有什么进步,的确,基础扎实了。但是,付出的代价太高了,太不值得了。我感觉,更多的,是在过度学习。

《unix/linux编程实践教程》这本书,我早就想看了。Judy知道,我一直管他叫“神书”,抽空就看一点。如今终于有了大把的时间,两三天功夫,就把第二章看完了。很是开心,于是便兴冲冲地想要迈进第三章。可是当我的眼光从第二章滑向第三章时,我吐了。我看到了题。

人喜欢一样东西,便愿意包容它了。于是我看了2-1,这是让你自己研究w命令,同who命令相比较。时近午夜,看在这条命令只有一个字的份上,我就在终端里戳了一下……真是不虚此戳啊,这个w命令,除了who命令显示的谁登陆了之外,还有各个终端的当前进程、负载情况,这就高端了。

我觉得第二章教的最重要的方法不是那些系统调用,而是查手册。man了一下w,发现对于它多出来的部分应该来自/proc,因此又man了一下proc,天哪!太博大精深了……于是浏览了一下,就就此打住了。

喝水的空档,我就在想,同样是做题,这大半年做的都是机械的劳动,而这一次,虽然步骤也挺繁琐,但是学到了知识!这就有了成就感,感觉付出有了收获。

于是,趁热打铁,我又挑了last命令那道,发现它处理的是wtmp,但和who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通过参照who程序,就能基本实现last的功能,但又何系统里的last不太一样。

今天就先弄到这里,我觉得对于不一样的地方,在不知道wtmp完整的描述的情况下,可以通过写程序来自己验证,比如那个LOGIN是哪种ut_type,这样,不仅熟悉了基础操作,也算自己创造性地把问题解决了,还有点侦探破案的快乐~

题目跟题目是不同的。总是牵着你的鼻子走的题目,如何让人喜欢它呢?而循循善诱、给你自信的题目,又如何让人不喜爱呢?我见题就吐的病似乎也好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