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眼前事

我总是出一种问题,总是抱有不太切实际的幻想。臆想出来的这个幻想总是回过头来,折磨处于生活中的我,让我既不活在现实里,也不活在幻想里。

现在,一个周三的闲适的下午,实验室里的其他人都各有归属,学编程的学编程、找工作的找工作,打游戏的打游戏,做项目的做项目,很是热闹。而我显得不太一样,编程不用现学、工作还不急着找、游戏没有兴趣、项目早已做完,正望着周围发呆。

但我也绝不是无事可做。上周老师发了一张试卷,让同学拿回来做,周五就要交。抄袭的风气很盛,在我苦苦探寻了一个周末无果后,终于也禁不住这种诱惑,也照抄了下来。可我现在心里既忐忑又后悔,听师兄说,抄袭的到时候只能给一个及格,而这个成绩又可能对我很重要。

白纸黑字擦也擦不掉,于是我只好想出一个亡羊补牢的办法,就是在试卷边沿重做一遍,加上我自己的答案。

按理说这是一件要紧的事情,可我却迟迟难以动笔,因为我脑中的这个幻想,它不屑于这件“俗物”。我仿佛听到它在说:“花两个月学习这样一门空洞的课,花一周写一张这样空洞的卷子,学了之后,能够做什么?若答案是不能够,那么你就学成了一个空洞的人,百废而无一用”。又在此时,它又在慷慨激昂地宣扬它的信仰:“以我们现在的成绩,完全是一个进一步提高的好机会,比起乔布斯,比起比尔盖茨,你此刻比他并不差太多了,你所需要的是长久专注的努力,是时间。”

所以此刻,我特别难受,好像我一旦写试卷,就变不成世界上最厉害的人;但是对懦弱的我来说,倘若放下手中的这些“俗务”,恐怕天都要塌下来了。

所以此刻,我没有立刻行动,而是静静地留下这些文字,盼望在思索中找到一个答案,或者更直白的说,是想让自己抛弃这些“伟大”的理想,踏踏实实做点实事。

我既不生在大洋彼岸,又如何能够成为硅谷英雄?想想国内,如今人才辈出,自己相比较而言,什么都算不上,又是哪来的这番虚妄,做那种不切实际的梦?

看看国内的这些牛人,不论是谁,谁没有许多“俗务”,谁是活在真空中的?他们很多也是在忙完自身的俗务后,才开开心心地做自己感兴趣的兴趣的,怎么就没有被这种幻想折磨?

我的性格是有许多缺陷的,而且这些年来做事的风格都是自顶向下,虽然学东西又快又多,更加深了自己的不切实际,更加助长了种种缺陷。
完全的自顶向下久矣,就急需要一种自底向上的风格来煞煞自己的风头,让自己踏实下来。最终,我希望能在其中保持一种平衡,就是既立足于现实,又能保有一点自己的小信仰。

我想,想了这么多,现在的我是想要踏下心来做“俗务”、“实事”的。人就是这样,认准了一条道,发现有效,就执着下去。然实物总不是永恒的,有效渐渐可能无效、可能不全面,然人却陷入了习惯的牢笼,不肯改变。

渐渐,这条道路两旁草木丛生,遮挡了视线,人便以为这一道就是整个的世界了。

可是今天,如我这样,停步不前,豁开草木,竟然发现自顶向下旁还有一条道——自底向上。

这两条道,恐怕也只是道旁水渠,正道说不定在此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