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学,学孩子

印度教育学家苏伽特米特拉12年前从发展中国家开始做了一个关于自我教学的新实验。

在实验中发现每个国家都有些地方,好的老师不愿意去。而这些地方恰恰是容易产生问题的地方。问题——好的老师不愿意去最需要他们的地方。
实验最先于1999年开始于新德里平民窟。苏伽特米特拉在墙壁上嵌入一个电脑。从未上过学,从未见过电脑,从未知道互联网的当地小孩们头一次接触到电脑。苏伽特米特拉将电脑接入高速互联网。然后离开。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学生们会自己学习他们想学的东西。苏伽特米特拉走遍全印度,在各个地方发现了同样的现象。

第一个实验,一个8岁的小男孩教他的学生,一个6岁的小女孩,如何浏览网页。

在印度中部的一个村庄。孩子们录制自己的音乐,并互相放给对方听。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完全沉浸在欢乐中。他们从未见过电脑,但在4个小时候他们做了这些。
在南印度的另一个村落,一些男孩组装了一个摄像头并试图拍下一个大黄蜂。他们在迪斯尼的网站下载了它。这发生在电脑放在他们村里的14天后。
苏伽特米特拉得出结论,成组的孩子可以自己学习怎样使用电脑和互联网。并且任何地方的孩子都可以。
孩子们还能做什么?苏伽特米特拉在印度的海得拉巴市开始了实验。把电脑给了一群孩子。他们讲英语时带着很强的泰卢固语口音。电脑里有语言文字装换界面,这个功能在windows里是免费的。让孩子们对着电脑说话。当他们对着电脑说的时候,电脑打出了毫无意义的文字。然后孩子们说“电脑一点都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苏伽特米特拉“是啊,我把电脑放这儿两个月。你们设法让电脑知道你们在说什么。”然后孩子们问苏伽特米特拉他们该怎么做。苏伽特米特拉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两个月后,他们的发音变了,变得非常接近苏伽特米特拉在语言文字合成器中设定的正规英国口音。必须注意的是孩子们完全是靠自己做到的。
在演讲中苏伽特米特拉指出一个可以被机器代替的老师要被替换。并提出了最为关键的一个观点——如果孩子们有兴趣,那么教育自然就会发生。
实验在继续。苏伽特米特拉让南印度村落说泰米尔语的12岁的孩子们靠自己用英语学习生物技术。苏伽特米特拉测试他们,他们得了零分。苏伽特米特拉给了他们相关资料,他们还是得了零分。苏伽特米特拉说“我们需要老师来教授这些知识。”他叫了26个孩子,只是说明有非常难懂的东西,然后把电脑(所谓需要的老师原来是电脑)留给了他们。两个月后,苏伽特米特拉回来了。26个孩子安静地排队进来。他问孩子们有没有看资料,有没有看懂资料。孩子们回答看了,但是完全没有看懂。苏伽特米特拉问孩子们是如何得出没有看懂这个结论的。孩子们说他们每天都看,除了知道错误复制DNA分子会导致遗传疾病以外,其他我们什么也不懂。(孩子们都是使用专业术语回答苏伽特米特拉的问题。)其中的一个女孩成为了一名解决其他学生问题的小老师。必须值得一提的是,他们都不懂英文。他们的分数从零分升到了30分。苏伽特米特拉聘请了一位常常与孩子们一同踢球的完全不懂生物知识的女孩作为这26个孩子的老师。而这名老师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和奶奶们做的事情一样。那就是一直站在孩子们得身后,并且一直赞美他们。对他们说做得太好了,能再做一遍吗等等类似的话语。就这样,两个月后,孩子们得成绩提高到了50分。这个成绩和新德里豪华学校配备着训练有素的生物科技教师的成绩一样。

苏伽特米特拉又来到了所能想到的最偏远的地方,找了32个孩子,开始微调试验方法。苏伽特米特拉把他们4个分为一组(自由分组)。每一组合作使用一台计算机。如果不喜欢自己的组,可以换组。也可以去其它组越过他们的肩膀窥视,看看他们在做什么。然后回到自己的组,说这是你们做出来的。苏伽特米特拉告诉他们许多科学研究也是通过这样的方法做出来的。孩子们踊跃的追着他问现在苏伽特米特拉想让他们做什么。苏伽特米特拉给了他们6个普通中等教育认证问题,最好的那一组用了20分钟时间全部解答出来,而最慢的一组用了45分钟。他们采用所知的一切资源 — 新闻群组,Google,维基百科,Ask Jeeves等等。两个月后对孩子们作笔试,不能参考计算机,也不能互相讨论等等。孩子们分组并借助计算机解题时的平均分数是76分,而两个月后对他们做笔试考试的平均分同样是76分。苏伽特米特拉怀疑他们之所以记得当时的图景是因为有互相讨论,如果一个孩子独立的面对一台电脑就不会有那样的效果。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得到的进一步结果,分数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提高,因为老师们告诉他试验结束后,孩子们还会继续深入Google问题。事实证明孩子们进行了深入学习。

而在英国,试验后苏伽特米特拉招募英国奶奶,她们非常积极,立即就有200位志愿服务。她们答应每周抽一天时间在家里使用宽带一小时,她们的确做到了。在过去的两年中,在Skype上通过苏伽特米特拉的学生们称之为奶奶云的方式,实现了超过600个小时的教学。奶奶云就坐在那儿,苏伽特米特拉可以把她们连接到他所希望的任何一所学校。

苏伽特米特拉再次回到偏远地区,一个十岁的女姑娘可以在15分钟内进入印度教的核心,而苏伽特米特拉对那些一无所知。两个孩子看了一个TED演讲,在看之前他们想成为足球运动员,看了8个TED演讲后,他想成为达芬奇。
这些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这是苏伽特米特拉正在构建的体系,称之为SOLE:自发组织学习环境(Self-organized learning environment)。他们设计的这套设备,让孩子们坐在连接有宽带的大屏幕前,但必须是成组的。如果他们愿意,他们可以打电话给奶奶云。这是一套设置在纽卡斯尔的SOLE系统,多媒体由一家印度公司提供。
苏伽特米特拉去了都灵,他让老师们都离开教室,单独面对那群10岁的孩子。他只讲英语,孩子们只讲意大利语,他们没有可以沟通的方式。他开始在黑板上写英语问题,孩子们看了看问“这是什么?”苏伽特米特说“把它解出来。”孩子们把问题敲入Google,翻译成意大利语,再使用意大利版Google,15分钟后。。。下一个问题,加尔各答在哪里?这一个他们只花了10分钟。下一个我挑了一个非常难的,毕达哥拉斯是谁?他做过什么?沉默了一会儿,他们说“您拼写错了,应该是Petagoras。”然后20分钟后,直角三角形开始出现在计算机屏幕上。我不寒而栗,他们只是10岁的孩子。文字:30分钟他们就能找到相对论,然后呢?
苏伽特米特拉偶然发现了一个自发组织系统,它是一个没有明显外部干预的结构。自发组织系统也总是显示出现,就是说它会做一些从来没有被设计过的事情。苏伽特米特拉大胆的猜想,教育正是一个自发组织系统,而学习是出现的现象。需要花费几年的时间通过试验才能证实这个推论,但苏伽特米特拉决定试试。与此同时,有一个可行的办法。有10亿儿童,他们需要1亿多媒体设备 – 在我们这个星球上比那个数字还要多 – 1000万SOLE,1800亿美元,10年时间,我们可以改变一切。

家中现在有一个十岁的在上四年级的侄女,一个五岁在上小班的侄女,还有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刚刚一岁的侄子。让孩子因兴趣而学习,主动自主地去学习。家长多做激励性的教育。是我这个寒假中想要好好实践的。当然,从这段演讲中,不难看出,大人们更应该像孩子们学习。这样,我们不仅可以改变一切,还能够改善一切。

苏伽特米特拉:关于自我教学的新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