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局与人生

我十分厌恶打牌。朋友设了牌局请我,常常推却,就算拗不住去了,只要不上场,伺候局子我也可以。究其原因,正如好友所说,抓什么牌打什么样,你想的太多了!

是啊!得多牛的一把牌才能攻守兼备,既压制了对手,又扶持了队友。这也是打牌追求的最高境界了。然这是五分与八分的问题,却绝不是有和无的问题。而我,却误在后者过于痴迷。

于我看来,打牌虽为游戏,可游戏却也有目标,自己一旦达不成,就有一种失责感。例如早知如此,自己当初就不该那样打,自己真是笨极了。不仅如此,就算打得有声有色,可手里的是把烂牌,自己也不会放过自己。因为游戏的目标还是没有达成。

其实平心而论,打牌这种风水轮流转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像我想的那样。但自己却在一局又一局里,吞咽着愧疚与不平。于别人似娱乐,于我则如坐针毡。

夜深人静,自己想来,自己也许可以美称为认真、责任心强。但与其等同的是,偏执、自卑、强迫人格。归位一点,就是太自我了。打牌归根结底是牌做主角,加之玩家的一点点小智慧而已。而我却反之,不仅自己做了主角,还要做牌的主宰,恐怕就差主宰其他牌、其他玩家了。

但我终归知道,牌局只游戏,尽管自己往往面红耳赤,一旦结束,也就不放在心上了。可人生中,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哪有个什么结束。就像一场永无休止的牌局,你与生俱来了一手牌,开始由长辈代你出,到了一定时候,手里的牌打得差不多了,占优势的抢先补起自己的牌,准备下轮再战。自然先到者先得的往往是好牌,但是慢慢地,长辈从代你出变到建议你出,又到你自己出,加之人在打牌时不论长幼,天算地算,失算总难免。有时一失足成千古恨,自己的先机就向别人拱手相让了,又或者忍了很久,屯了一手好牌一飞冲天了。

这么想的话,自己的毛病就不限于牌局里,而是同在于人生中,游戏可以一笑而过,人生可不然。这些年的经历也是这样,活像打了一个漫长的牌局。自己手中的牌其实不差,却总是赢不了。这就又犯了老毛病,这不差的牌是我自己眼中,而非游戏规则之于的,更非其他玩家眼中的。若将之再比作象棋,自己仅拘于经典套路中,殊不知如今的规律里,车已经可以跳日子、走田字格了。

这怪不得别人,规则就是这样,人只是配角,自己迂,所以才与众不同。而人生不似牌局,说散场就散场,另起炉灶可没那么简单。按理说,研究研究残局,或者打个一个人玩的纸牌,也是可以独乐乐的,但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感觉,让我始终超脱不了。毕竟打不赢牌局的话,你是没法跟别人解释你在干什么的。

牌局再漫长,也总是要散的,待到散场时,不论胜负,人人都被这车走日子格、田字格弄得精疲力尽,也都打心里觉得,还是老象棋好玩。就算他们行动上没有变化,也总会有一个超凡的智者对他们这样要求。

当然,这也不是一定会发生的,其结果就是大家一起累死,总之,谁都不幸福。